某只猫与毛线团的窝棚

【生面】万圣之夜 车有

迟到的万圣贺文。



过节了就是诱惑style的面,红酒play瞩目。


尝试换了种风格www


食用愉快。


门在评论

【生面】饿 abo设定 车

如题,a生o面 pwp没啥剧情 喂食梗

又名即使是发情期沈面也绝不可能老老实实


激情作案闭眼开车逻辑已经死了

ooc常亮预警


神秘入口见评论

【生面】翻哥哥衣柜的不作就不会死的小段子

今天也是和基友的三个要命词儿时间~,啊,300字什么的不存在的~

就很想看面面in white tie,具体礼服样式见图二。
依旧ooc常亮预警。


风和日丽,花团锦簇。
两个人影,鬼鬼祟祟。

“我说,咱们这么干真的不会出问题?”罗浮生拿着相机,对于沈面正正好好拉着他瞬移到大舅子的衣帽间门口耿耿于怀。

“没事儿,刚和鬼见愁确认过了,我哥今天学校开会。”沈面继续从衣帽间翻捣出一个背带就往身上套。

“等等等等,我给你扣,”罗浮生上前阻止沈面继续虐待这套明显价值不菲的礼服,愈发对这次“私闯民宅”心虚起来。

“不许当本尊是小孩子!”沈面气鼓鼓的继续套上马甲和燕尾外套,利落的扣上了扣子,然后把白净净的脖子直接凑到罗浮生的面前,“领结。”

“我说,咱们要不还是去做一套吧,直接这么穿大哥的也不合适。”罗浮生放下相机给他家小美人儿打领结,正常打有一些松垮,再扣紧一点衬衫又会起皱,总之就是不合适。

“等他们做好得什么时候啦,而且这种老古董的玩意谁要特意买来穿,”沈面套上白手套,厌恶的用穿着黑色丝质袜子的脚蹬上礼服鞋,“平白污染本尊的衣柜。”

沈巍的鞋沈面穿起来稍微有一些大,他不太稳的蹦跶到客厅的一面白墙边,随便摆了个pose,“快拍,拍完了事。”

“等等等等,还要口袋巾和手杖,”罗浮生把亚麻的口袋巾塞进一脸不情愿的沈面衣兜,转手把礼帽扔给他,“啊,还要扑克牌,一张坐姿两张站立。”

“麻烦死了,试个镜就不能用自拍嘛,”扣上礼帽沈面抱怨着拿起手杖凹起(自以为)蛊惑的造型。

“得了,您那炫彩九宫格怕是要把编辑的眼睛闪坏,”罗浮生一想起沈面惯有的自拍风格就忍不住想调笑两句,“不过倒是挺符合这什么魔术主题的。”

“就你话多,快点儿拍完了事。”沈面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摆了个侧坐的姿势,一只手拿着张Joker放在脸旁。

然而罗浮生提着相机站在原地。
“看什么呐,本尊端着很累的,快拍...”沈面转过头愈发不耐烦,直到他顺着罗浮生的视线看过去......

一道居高临下的冰冷视线从正门直直投射过来,后面跟着笑得不怀好意的赵云澜。

“哥...!”沈面从沙发上一下弹了起来,瞬间换上了委屈的神情,“哥,你听我解释!”

“你在干什么。”沈巍大步走到“案发现场”十分严厉的质问。
赵云澜跟在后面偷偷的乐开了花,“哎,这不是我和沈巍结婚时那套嘛,眼光不错啊~”他又坏心眼的对着沈面补了一刀,“是不是意外惊喜啊~”

“哥,这、这都是他们逼我的!”沈面红了眼圈眼泪汪汪的咬着嘴唇偷瞄沈巍脸色,“他们说不穿成这样不行,我、我也没有这种衣服,就、就......哥,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得得得,你这套用几百遍了,别表演了。”赵云澜大爷样儿的往沙发上一坐,“坦白从严,抗拒更严,早招早超生。”

“沈老师,赵处,是我不对,面面杂志要拍试镜稿,我就应该早点儿带他去做一套......哎呦!”罗浮生刚想出头承认错误,就被沈面一胳膊肘顶了回去。

“你闭嘴!试镜也好这次也罢就是我的主意!这货是被我强行拉来的相机架子,”沈面狠狠瞪了一眼赵云澜,一梗脖子,“要打要骂都随你们,一人做事一人当,别牵连他!”

“这就是你带着罗老板和你一起胡闹的原因?”沈巍的声音些许有些无奈。
沈面冲天翻了大大的一个白眼。
沈巍继续道,“不问自取是为贼,你下次需要可以来借,但是再有这种偷偷摸摸的行径别怪我不客气!”
“就是就是,又不是不借给你~”赵云澜在一边帮腔,“拍完记得送回来啊~”
“好的,完成后一定清洗奉还,谢谢二位成全!那我们就不打扰先告辞了。”罗浮生赶紧道谢,拉起对着赵云澜龇牙咧嘴沈面准备立刻离开现场。

“哎,等等,小混蛋你经纪人哪去了,就这么由着你瞎作?”赵云澜突然有点儿好奇什么人能忍受沈面这个小魔头。
“那个,是我。”罗浮生摸摸鼻子。

然后他俩就在赵云澜哈哈哈哈哈的笑声以及沈巍责备的眼神中圆润的出了门。

“唉,以后需要什么衣服我来买,感觉你哥快把咱俩拉黑名单了。”
“买什么买,下次别让他发现不就完了!”

今天也是不作就不会死的美好的一天。






【瞳耀】短小甜腻的段子(又名粉头这么皮我也很绝望)he

和基友@今天不装正常人 夺命三词儿又一发,这次这三个词真的是送!命!题!啊!

果不其然又搞成相声了。正经是不可能正经的只能谢谢老梗略略略过生活这样子。

ooc预警系统灯常亮预警嗯。
以下正文:

白羽瞳一边给路过的小鬼头发气球一边在心里问候赵爵的祖宗十八代。

虽说他和猫已经老夫老妻这么久了,但是一遇到和这个老不死的家伙有关系的事儿,他的猫就总有些话瞒着他不肯讲。

就比方说这次一个人约见犯罪嫌疑人。
又发出去一个气球,破玩偶服热得白羽瞳想干翻所有鼓捣学术的王八蛋。
另一边展耀坐在阳伞底下喝着冰咖啡有一搭没一搭的试探着这个“归国学者。”
无疑这是赵爵给他设定的谜题,而他从不拒绝挑战。

白羽瞳在那混蛋摸上展耀手的时候忍无可忍的向着那家冰淇淋店冲了过去,奈何笨重的戏服极大的限制了他的速度。

所以当嫌疑人想吞药自尽的时候突然被一只闯进来的巨大化的玩偶直接推倒时展耀说不震惊那是假的,尤其那玩意直接摘下歪嘴一笑的头套砸晕嫌疑人之后露出的是白羽瞳的脸。

事后,两人走在回去的路上。
“唉,我说猫儿,你说我这算不算‘把自己活成了你’啊~”白羽瞳有些小得意的搂住自己的猫。

本来看到白羽瞳在这么热的天不惜穿着玩偶服偷偷跟着自己展耀是有点儿感动的,可是一想到那个blingbling粉红色邪魅一笑的hello kitty被白老鼠和自己画了等号,他又气不打一处来,“去你大爷的!我没有粉衣服也不会带头花!”他锤了白老鼠一拳,却忽然惊觉,“等等?赵爵把这个都算到了?!”

“什么玩意?”展耀突然恍然大悟吓了白羽瞳一大跳,“赵爵又骚扰你了?”
“‘把自己活成了你’是今天那人被催眠的关键词。”展耀拉着白羽瞳继续往前走,“他猜到了你会跟过来,萧日死不了。”
“我去,这么神嘛...”白羽瞳不太相信的嘟囔,随后摇头放弃,“算了,今天晚上你想吃啥?”
“松鼠鱼吧......少放点糖。”

把你活成了我?怎么可能,他展耀可从不负责做饭。
鱼摊儿前某只猫儿得意地想。


P.s.
hello (g)kitty 见图片,梗出自APH,图来源百度,侵删。

萧日=啸日 是基三藏剑切换轻重剑并解控的技能,他确实从【被催眠】的状态下解除控制被【重击】了(并没有人在意你的奇葩老梗。

CP生面#别开生面#文见图二,同居前提。
和基友的互相三个要命词儿短作文,恭喜我们都喜超300字大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自娱自乐,撩完就跑,天涯再见系列。

如若雷同,旁友咱俩可能一起被伽马星人做过脑部降智黑洞实验,你就悄悄地来唠,打鸣儿的不要。

以上。

仔细一看哥这礼装里的照片似乎就是娜娜子啊啊啊啊啊!而且你俩这个背景店里的配色也太呜哦哦哦哦哦哦哦!难道是到对方那里做的嘛还是说专门装饰成了。。。啊啊啊啊啊啊无论怎么想都可以开万字车啊!

立贴为证,要是这次刀男人国服在战扩结束前捞到了明老板就把月球迦周ABO的车吐出来,要是出了小酒鬼就开papa和青江的各种play的车,要是能再幸运锻出兜兜就。。。再开一辆伯爵天草的车,要是还能出虎哥的话。。。嗯~我就把迦周abo完全体写出来或者开一篇爷爷和/或小狐的车(或者点梗点cp都行)

反正我也只会开车(划掉)
顺便求在简书被封号的情况下如何安全有效的发车?